多多良伞悠

坑多杂食,喜欢可爱的东西。

内心还是澄澈的。

【三山】来吧,到我身边来

::>_<::❤!!!

仓鼠不吃叽:

三山 含髭膝 典前 


@伞伞伞悠悠 答应的被被中心日常文❤


很抱歉,这么晚

……

“被被,大家,要等我哦!我马上就回来的,到时候,大家再一起生活吧!”少女躺在病床上,厚厚的被子下是消瘦的身躯,苍白的面孔上还留着未消失的微笑,胳膊却已经无力垂下。最终,留恋这世间的眼睛缓缓闭上,告知这生命的逝去。

山姥切国广伸出手想抓住什么,却又被无形的枷锁困住,他只能不停的挣扎着,想逃离这里。

“切国!切国!切国!”谁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山姥切国广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恋人——三日月宗近。

“怎么了?切国?是做噩梦了吗?”三日月宗近担忧的看着他,绀色的发有些凌乱,他似乎是被自己惊醒的。山姥切国广有些内疚,他伸出手抱住了三日月宗近,将头埋进了他的怀中。

三日月宗近并没有追问,只是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怀中人的脊背,一点一点的安抚着他。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陌生的女人躺在床上对我说着什么,然后……”山姥切国广刚想讲述自己的梦,却发现自己已经记不起来了,他困惑地皱着眉头,但是脑子里却是一片乱麻,什么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准备起床了切国。”三日月宗近笑着转移了话题,自觉的展开双臂等待着山姥切国广帮他换衣服。

“真是的!你这老头子……”山姥切国广似真似假的埋怨着,熟练的拿起一旁的衣物为他换上,“你也应该学会打理自己啊!”

三日月宗近配合着他的动作,笑着回答道:“可是切国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啊!有你帮我不是吗?”

为三日月宗近整理好衣领,听着他的话却没有反驳,只是踮起脚尖在他脸上吻了一下,便把他推出门去。

“吻应该在唇上哦!切国。”三日月宗近指着自己的嘴唇,试图再获得一个甜蜜的吻。山姥切国广并没有理他,冷酷的拉上了门。

在门外站了一会,发现山姥切国广并没有要开门再给一个吻的意思,三日月宗近摇了摇头转身走向厨房去端今天的早餐。

自从审神者去世之后,本丸便没有组织一起吃早餐,大家的关系还是不错,只是缺少了那么一丝凝聚力。可这不重要,毕竟审神者去世前已经签下协约待到她的转世达到约定的年龄,那个大家熟悉而信赖的审神者便会归来。这个本丸也将重新开启。

三日月宗近端着早餐回到房间时,山姥切国广已经换好了衣服。

对于没看到山姥切国广换衣服的场景有些失落,但是接下来的早餐时间更令三日月宗近期待。

山姥切国广看着他厚着脸皮干啃白饭的行为,无奈的拿起筷子为他添菜倒茶。时不时的吃上几口三日月宗近喂过来的饭菜,黏糊糊的早餐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吃完早餐,三日月宗近去饭后散步,山姥切国广端着餐盘送到厨房。厨房里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正在钻研新菜,山姥切国广轻轻的放下餐盘转而端走另一个放着茶和点心的盘子离开了厨房。

“诶呀!三日月什么时候来过了?”转过头拿东西的烛台切光忠突然发现啊三日月的餐盘已经送回,不由得问向一边的歌仙兼定。

“不知道。”歌仙兼定缓缓的摇了摇头,“三日月最近独自居住换衣服吃饭,比以前独立了很多呢!”

“毕竟也是可靠的天下五剑啊!”烛台切光忠感叹道。

山姥切国广从厨房出来,向本丸的角落走去,最近三日月宗近喜欢在那里喝茶。

短刀们在院子里打闹着,前天和平野说着什么从对面走来,调皮的白鹤藏在转角处准备吓他们一跳,可惜视角原因他没有发觉那位蓝发兄长就跟在两人后边不远处。

路过那对双生子时听见他们在讨论三池家那位天下五剑,前田一口一个“大典太先生”昭示着后边那位蓝发兄长郁闷的原因。

无论如何,先给白鹤点根蜡吧!

走到三日月面前时发觉他身边做了一个人,源氏的兄长笑呵呵的和三日月聊着天,两个人莫名的有种氛围,传说中的老人家的默契吗?

发觉山姥切国广的到来,三日月宗近笑着说道:“来吧,到我身边来。”

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为两人倒好茶放好茶点,山姥切国广坐在三日月旁边听着他们聊天。暖暖的阳光找在身上,伴着不远处的演练场里“欧拉欧拉欧拉”的声音,山姥切国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三日月宗近放下茶杯,让恋人的头枕到自己腿上,无视身边髭切意味深长的眼神,自顾自的喝起了茶。

不知何时膝丸走到了他们身后,他望向自己的兄长询问道:“要斩鬼吗?兄长?”

髭切笑了笑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膝丸轻轻跪下为他整理衣服。髭切伸手摸向膝丸的头,故意把他的头发弄乱。

膝丸为髭切整理好衣服,略带埋怨的看向自己的兄长。

“不要插手这件事啊!勤奋丸!”髭切拉着膝丸得手带他离开,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过头留下一句劝告“小心变成恶鬼啊!”

三日月宗近并没有回应,只是冷漠的注视着那对亲密的兄弟离开。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的把沉睡的恋人的被单掀开,露出他恬静的睡颜。三日月宗近轻轻的在他额上吻了一下,喃喃自语“早已无法回头。”

一阵微风拂过,两人的发丝随风飘动。岁月静好。

陷入了悲伤的世界。让悲伤沉淀。如果自己不陷入进去,感同身受什么的只是说说罢了。

痛苦经过时间的沉淀变成了珍宝。

(谢谢愿意进入我的世界拉我一把

 

好久没碰板子,放飞自我(´・ω・`)

出去远征(玩),突然下雨。
给远征目的地的人带去惊吓吧!生命不息,惊吓不止!

阅读顺序:从左到右。
「让晴天娃娃开心的话,不仅是天气。连忧郁的心情也会放晴。」
把每次发图前的纠结的心情画了下来。
「为什么要把垃圾发出去呢,这里又不是垃圾堆。」
但是绝对是怀着“要做到现在最好”的心情去画的。
能看完真是万分感谢(鞠躬)

日常摸鱼☔
不熟的时候会害羞,叫不出对方的名字很烦恼(是心理定位和现实的差距啊x)
(从小到现在一直无法喊出别人的名字,希望有一天能够勇敢地喊出喜欢的人的名字……→话唠x

鹤丸和被被初次见面的时候。
字丑,各种错字病句(吐血)
在家休息就随便写写作业摸摸鱼了。
画风还是搓x